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淫荡之后宫故事
淫荡之后宫故事

淫荡之后宫故事

「娘,我出门啦,今天我还要去找皇子他们斗摔跤」「盘儿,回来!你该读的诗还没读熟呢,给我回来啊!」赵妮看着远去的赵盘呼喊着,可赵盘却一股脑的望外沖,拦也拦不住,只有歎息的回到房里项少龙离开了几日,本是已稍微改过了赵盘,又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又逐渐的恢复了以往那嘻闹顽劣的行径,赵妮多次劝阻都是没用,唯有不时祭出项少龙,要胁要待他回来时叫项少龙好好管教赵盘,但是赵盘有几次都顽皮的反问赵妮何时要再嫁与项少龙,甚至还开玩笑的说「爹才不会太苛责我呢,倒是爹回来一定要求爹快把娘娶回去」之类的话,让赵妮是又羞愧又气愤,既是羞愧守了多年的忠贞终是无法抵挡项少龙柔情以待,而委身于他,又气这孩子口无遮拦说起这赵盘是让赵妮既生气又自责心疼,气的是从小请过无数老师要来教导儿子,可儿子却总是不听,好不容易有了个让他由衷佩服的项少龙,虽然几日的教导让小盘有稍微收敛,可终究小孩心性,不久又和宫中皇子们过起那荒淫不羁的糜烂生活,可一方面又自责自己无力好好教导赵盘,加上赵盘幼时便失去父亲而对赵盘流于溺爱,好不容易项少龙能降服儿子,那英雄形象更是让赵盘从项少龙身上找到了心目中父亲的影子,自己也在丈夫死去之后再次托付终身于他,可在短短数日又出使魏国,空留他们母子俩

  自从项少龙走后,赵妮除了着急这孩子外,最常念着的就是项少龙,每每在女红闲暇时,脑中便浮现项少龙那英俊萧飒的脸庞,美美想得入迷发癡,可慢慢长日,孤独的深闺生活并不容易过阿!所幸乌廷芳时常会来拜访,又有时赵妮也会到乌家府上待上几天,两人亲密的程度宛如多年的好姊妹一般而此时赵妮眼前又浮现出项少龙的脸庞,不知怎的,现在已是入秋时分,但今日自己的身体却感到燥热,下身似乎有着一股慾望,令她不由得想伸手抚摸不!!不行!如今光天化日,怎幺自己会有一股升起男女之慾,对此赵妮感到不可原谅,赶忙做起手红,但是心烦气燥,怎幺可能做的出好手红呢,平时简单至极的绣花,此时怎幺绣也绣不好

  「银儿,备轿,我要去乌家」受不了这烦躁的心情,于是赵妮便想到去乌家找乌廷芳聊聊天,以求排解这郁闷又烦躁的心情皇宫前庭广场中,此时有着七八个出生于皇孙贵族的年轻小伙子,正围成一个圈,看着圈内的赵盘与太子比赛摔角

  「打!快摔他!对,耶??」「小心啊!别让他摔了!嘿!哀唷??」胜负已分,小盘凭藉着项少龙教他的技巧,再次的将太子摔倒在地「你。。哼!我不玩了,我找我母后。。。的宫女去」话刚说完,全场的王孙子贵们都露出淫邪的笑容,包含小盘在内的一群人起哄着要一同前往,太子也乐于荒淫,不吝惜的答应,右手搭上小盘的肩头,浩浩蕩蕩的走进了赵王的后宫在进宫的途中,皇子公孙们一见到较貌美的宫女,便一个个的带到较为隐密的地方淫乐起来,即便是有护卫巡逻,也都识趣的加紧脚步离开,走着走着,一群人也只剩下太子和小盘两人

  太子带着小盘来到晶后寝殿门前,眼见小盘一脸疑惑,便对小盘问着「小盘,你说宫中宫女谁生的最标緻?」

  「应该是皇后的贴身宫女雀儿喜儿,她们在皇宫中可算是一等一的美人,只是那是你母后的贴身宫女,我们怎幺可能玩的到」「那可不一定」太子神秘的笑了笑,「我母后阿,今天一个人独自的出门宫去了,也不知哪去了,雀儿喜儿现在正在我母后的房里,我这幺说你应该知晓了吧!这美人。。就咱们两享用拉」说完,两人露出了会心的淫笑说完,太子推开房门,只见那宫女雀儿喜儿静趴在桌上打盹,两人静悄悄的走到她们身后,大力的环抱住两女柳腰,血盆大口的便从后头亲吻两女的俏脸庞「啊!是谁?」雀儿喜儿此时惊醒过来,惊惶的问,一见到是太子及小盘,便知道这以往「恶名昭彰」的纨 王孙魔手指染到了她们两人身上此时反抗是没用的,到不若就此认命,说不定藉此恩宠后,能得到些奖赏,又或是飞上枝头成凤凰,一想到此,两名宫女放弃了抵抗,并转过身来双手搂着太子和小盘,任由他们狎玩自己的肉体

  「我可要带进去好好享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太子说完后便走进晶后歇息的榻上,狎玩起喜儿

  小盘迫不及待的用双手大力的扯开雀儿胸前衣物,然后血盆大口的含上那青春丰满的姣乳,用力的吸吮着,另一只手则是将雀儿的萝裙向上拉扯,露出那鲜艳欲滴的娇穴,并迅速的褪下自己的裤子,都在一旁,握起自己那持续膨胀的肉棒在穴口磨蹭着

  正当小盘要将已昂然挺立的肉棒挺进雀儿体内时,耳边传来怒斥声「混帐!你们在做什幺!快给我住手!」

  「王。。。王后」雀儿惊恐的说着,听到是晶后回来,小盘惊恐不已,原本挺立的肉棒也立即垂软

  「你是谁?怎幺会在这里!」晶后走进房内,质问着小盘「王。。。王后饶命。。。赵. 。赵盘不是故意的。。。是太。。。太子。」小盘惊恐的回答着,一手指着内室太子所在的地方,希望太子也藉此出来解释「哦??太子?孩儿,你在里头吗?」晶后一边问着一边走向内室,小盘颤抖的跟在后头,而雀儿则是静静的整理衣裳,悄悄的退出门外只见走到内堂,只有个衣裳半褪的喜儿看似无力的摊在榻上,而太子却不见所蹤,喜儿一见晶后进来,仓皇的整理衣裳,跪在榻前「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骗哀家!原来你不只指染雀儿,而且还指染了喜儿」晶后此时震怒的眼神直盯着小盘,而小盘则因失去了太子的蹤迹而惊慌失措,不住的颤抖

  「你先出去吧」晶后对着喜儿说了几句耳语后,便吩咐她出去小盘只见着喜儿从身旁走过,随即耳后便传来房门阖上的声响「你想必就是太子玩伴,你说你叫赵盘,是妮夫人的儿子吧!很好啊!指染宫女指染到我身边来了」太后冷冷的对小盘说着「王。。。王后,我再也不敢了。。。你就原。。。原谅我吧」失去了方寸的小盘丝毫没有想到自己此时下身还是赤裸着

  「喔??原谅你?那。。。就得看你的表现罗」在晶后那冷冷的表情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表情

  只见晶后褪去绣鞋罗袜,露出那雪白的脚掌,伸到小盘面前,小盘见到晶后的举动,深感疑惑「平常你指染了哀家宫中许多宫女,想必有点本事了,那幺,现在哀家要你好好的服侍我,我就要看看你有什幺能耐」说着,脚掌又在小盘面前动了动

  小盘仍带疑惑的表情看着晶后,晶后又说:「说不定。。。你服侍哀家高兴了,哀家便再不与你追究」

  听到可以不再追究,小盘如临大赦,忙不叠的双手捧起晶后的脚掌按摩着,只是按摩没几下,晶后一蹬玉脚,微嗔的说:「谁跟你说是用手了?是用嘴」已懂人事的小盘听到这里,方才了解晶后的意思,虽是不情愿,但仍是缓慢的,轻柔的吻着晶后的脚掌,发觉并没有想像中的脚臭味后,才张嘴吸吮着脚拇指

  从高处俯视小盘的晶后,看着他一根一根脚指仔细而又温柔的吸吮,那种搔痒但又带着快感的感觉令她沈醉不已,只见小盘卖力的吸吮用舌头舔着双脚掌,并逐渐而上的舔着自己的脚踝,那舒畅的感觉令她愉悦的呻吟起来「嗯嗯。。。你做的很好。。嗯喔?」享受着小盘服侍的晶后,星眸半闭的躺在榻上,双手隔着衣服抚摸着双乳

  小盘耳边听到晶后沈醉的呻吟声,年轻慾火旺盛的他怎幺忍受的住,本是垂软的肉棒又再次昂然挺立,他也趁机打蛇随棍上,舔完了晶后那玉白的小脚后,主动的随着小腿亲吻着,吮舔着,渐进缓慢的朝那幽境探寻晶后感受到小盘那温热的嘴从脚底渐渐往上,心知他的用意,却不加以阻止,一来是方进入室内时,瞥见小盘的肉棒雄伟,生平所见仅次于赵穆,因此淫心大动,再加之与赵王回来前,昨夜喂的春药药效未过,身心虽已在赵穆昨夜彻夜的姦淫后,感到疲惫不堪,但对肉慾的渴望仍是十分强烈,因此也任由小盘恣意坐着越矩的侵犯

  小盘眼见晶后不加以阻止,于是更大胆起来的伸出双手去解开晶后腰间的绸带,晶后也挺起身的配合,只见衣裳尽褪,那雄伟的豪乳及雪白皙嫩的肌肤展现在小盘眼前,而那骚淫的幽境也因淫水的渗出而在黑色的三角丛毛中闪烁着几滴水光

  看到如此淫媚的景象,年轻气盛的小盘在也忍不住的握住自己的肉棒,挺进了晶后的体内

  「嗯喔喔喔??顶死我了。。嗯啊啊啊。。。没.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宝贝」

  小盘方进入晶后骚穴时,登时感到一股强烈的挤压感,那火热的内璧紧紧的包住小盘的肉棒,在更深入后,更感觉到那湿淋的骚穴彷彿有股极大的吸力在吸吮着他的肉棒,这是他玩过许多宫女以来从未有的经验,那强烈的快感,让他擡起晶后双腿,疯狂的做起活塞运动

  「啊啊啊啊。。。干死我了。。。爽啊啊啊。。。爽死我了。。。」晶后体内感受到年轻雄伟肉棒剧烈的抽插着,一抽一插所带来的阵阵酥麻都一再的冲击的她的感官,一对豪乳也随着小盘剧烈的抽插而不住的晃动只是年轻却乏经验的小盘一开始便卖力冲刺,虽然带给晶后无比的快感,但相对的小盘所得到的快感也是极为强烈,因而过没多久,便无预警的在晶后体内射出了精液

  「嗯啊啊。。再来。。啊啊啊。。怎幺没了」正享受着小盘姦淫快感的晶后,突然感到一股热潮冲到自己体内,而那雄伟的肉棒也渐渐软化溜出自己骚穴外头,正在兴头上的晶后此时感到特别难受

  眼见小盘雄伟的肉棒已经下垂,晶后感到有点失望,但那骚穴传来的渴望使得她不顾矜持的将小盘推倒在床上,那艳媚的香舌轻舔着小盘那乾扁的乳头,右手握起小盘的肉棒,左手抚摸着小盘的脸庞,此时反到像是她在服侍小盘一般小盘曾几何时遇过如此情境,以往所玩弄的宫女不是反抗就是像条死鱼般任由自己狎玩,最好的不过就是回应着自己的动作,主动的摆着腰肢,哪曾有如此淫蕩柔媚的行为

  小盘的乳头让晶后轻舔着,舌头还围着乳头打转,阵阵酥麻从乳头传至脑部,让小盘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豪乳在自己腹部上摩蹭着,而不仅是肉棒,子孙带也感到晶后那轻柔的爱抚

  「喔喔??」晶后此时用她那肥嫩性感的嘴含上了小盘的肉棒,用她那如水蛇般灵活的舌头不断的再那极为敏感的龟头打转,强烈的快感使得小盘欢娱的低吼呻吟,同时萎缩的肉棒也急速的膨胀

  「嗯嗯喔喔。。。好大。。嗯。。啧啧. 。」晶后的嘴里感受到年轻的肉棒又迅速的膨胀恢复了雄风,淫蕩的上下套弄着,自己双手也没停着,一手抚摸着小盘的子孙带,并轻勾着小盘的菊门,另一只手则是伸到自己骚穴,手指不住的套弄

  见到如此淫秽的景象,就算是神仙也忍不住,更何况是气血方刚的小盘,此时坐起身来,将晶后一双玉腿放到肩上,对準那骚水直流的穴口,用力的挺进到底

  「喔啊啊啊。。。快。。嗯啊啊啊。。再快点. 。。爽死我了。。。啊啊啊啊。。。」空虚的骚穴在小盘的插入后顿时感到充实万分,晶后主动的迎合着小盘的动作摆动的纤腰,骚穴在小盘卖力的抽插下,淫水不断的流出,骚穴的阴唇被小盘大力的抽插而外翻,空气也因大动作的抽插进入晶后骚穴而发出有如放屁般「噗噗滋」的声响,与两人的肉体撞击「啪啪」的声响相应和着,再加上晶后那淫浪形骸的淫叫声,在皇后寝宫内唱着淫弥无比的三重奏「嗯啊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啊。。不。。不行了。。要。。要去了。。呀啊啊啊。。。」晶后在尖声浪叫声中攀上了高潮,体内洩出的阴精浇在小盘的龟头上,并顺着肉棒流出,顺着丰臀股间及小盘的大腿滴落在榻上,小盘也因温热阴精的浇注下,喷发了第二次的精液

  高潮后的晶后用双手轻搂小盘的项颈,慈母般的让小盘的头部躺在自己胸前,仍不自主收缩的骚穴一开一闭,像极了嘴巴因剧烈运动而喘息着,而小盘则是初次尝到熟女成熟肉体及那笔墨难容的美妙滋味

  突然间,小盘像是想起某事般猛做起身,带着惶恐的声音说:「王。。。王后恕罪。。。小的一时色迷心窍,对王后作出大不诲的举动,求王后饶命」「哀家不是说过,只要你服侍的我满意,就不予追究吗?况且表现有佳,奖励都不及,又何来罪行呢,哀家累了,要歇息了,你自行离去吧,」晶后至今仍懒懒的说着,方才高潮余韵仍萦绕在身中,那种美妙无比的快感在赵穆姦淫过后,也只有小盘才能再给予她这种感觉,或许项少龙也能,但始终无缘见识听到免于责罚的小盘喜出望外,整理衣裳后,轻声的离开晶后寝宫而晶后则是赤裸着媚躯,微闭星眸,躺在榻上稍作歇息,带小盘远去,才出声说:「出来吧你,不用再躲了」

  此时壁上衣橱门开,太子全身赤裸从里头走出,方才出来,便扑向晶后,左手握住晶后豪乳不住搓弄,右乳也被大嘴含着不停的吸吮,右手则是伸到晶后背后不住的来回爱抚,那以直挺已久的肉棒则是在穴口摩蹭着「娘,计策是成功了,可是我忍的好苦阿,先给我吧」说着迫不及待的用手扶正肉棒,对準穴口直插到底

  「嗯啊。。你这孩子,快用点力啊,嗯啊啊。。」晶后对于儿子的相奸没有任何的反抗,并愉快的迎合着儿子的动作,显示两人已有姦情,于是晶后就在这刚与小盘欢过的榻上,再次进行着母子乱伦

  是日晚上,赵妮正与赵盘用着晚膳,有别以往的是,赵妮今天似乎无法做的安稳,总感觉今天特别不对劲,吃饭也变的心不在焉「啊!」赵妮手上的一双箸子突然掉到地上

  「娘!您怎幺了,今天脸色看起来特别红润,您没事吧!」赵盘边扒着饭一边关心的问着赵妮

  「没事没事,娘没事,只是今天感觉比较郁闷罢了,快吃饭吧,吃完饭就準备去歇息了,明早起给我好好的待在家看书」赵妮赶忙回答着,一边吩咐下人再取一双新的箸子过来,但心中仍对方纔的景象心有余悸方纔赵妮正夹菜要放进嘴里时,不知怎幺的手上的筷箸竟看成男子的下体阳物,突现的景象让赵妮惊惶的抛下筷箸

  「难道。。。我真的那幺淫蕩?」赵妮不知怎地,今天对于男女之事,感到比以往似乎有着较为强烈的需求,体内好像有股热流不停窜着,于是赶紧用完晚膳,匆匆离开座位回房歇息,但若当时弯下腰去捡筷子的话,便会发现坐在另一端的小盘心中起的另一番心思

  在早时晶后的对小盘的行径,深深的冲击了他的心田,最明显的是自己看一个成熟女人的眼神

  以往虽是会用轻浮的口吻应对母亲,但心中却是满怀崇敬,甚至是将母亲视为一个极为圣洁的对象,丝毫没有半丝遐想,但今日晶后淫媚行径开拓了小盘性的视野,成熟美妇那风骚的韵味极高超多样的性技巧,是那十八年华的处子宫女所不能展现也做不出来的

  用晚膳时赵盘的眼睛再次仔细的梭巡母亲的胴体,以往对于母亲的崇敬,小盘发觉原来自己母亲是这幺的雅丽高贵,可又似乎散发着熟女艳媚的气息,那纤纤玉手拿着筷箸,夹起桌上饭菜进入朱唇的模样,既优雅又抚媚性感,正幻想着娘亲用那纤纤玉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温柔的含入那娇嫩丰唇,不由的下体肿胀,正沈浸在淫秽幻想的当下,突然听到母亲筷箸掉落的声响,登时回神过来,发觉到自己方才对圣洁的母亲所起的汙秽幻想,觉得十分不敬,赶紧低头扒着饭菜,眼神再也不敢再直视赵妮

  于是就这样,两人匆匆的用完晚膳后,便各怀心事的回房深夜,赵妮房里,传来细微但又令人遐想的呻吟声平时端庄稳重,贤良惠淑,自制力极佳的赵妮,如今却像个慾求不满,浑身发浪的怨妇般,躺在床寐上,用那雪白修长的手指自渎着,舒服又曼妙的感觉让她想高声呻吟

  「嗯。。。嗯哼。。。嗯喔喔喔??」

  虽是呻吟,但生性拘谨的她,又怕那淫蕩羞人的声音划破这寂静的夜空,所以她极尽压抑的紧咬贝齿,可那美妙的快感却让她无法克制的发出细密而连绵悠长的动人呻吟,在寂静的赵府里,令人遐想无现的绵绵流传着本来的赵妮并不是那幺没自制力,那幺纵慾自己,可自从项少龙以情挑手段让赵妮破除了长久以来的贞节后,随即出使魏国,虽说非再无相见之日,但却让久旱逢甘霖的赵妮,无法轻易的忘记那令人羞愧难当,却又难以捨却的欢娱快感,尤其是项少龙临行前,自己放纵自我,抛下以往的礼教矜持,全心投入在男女之间性爱欢娱后,更是让她无法轻易的从性爱的泥沼里走出,于是每当夜深人静时,她总是禁不住寂寞,用双手自我慰藉着

  但有别于以往的低声细吟,今天的她感到一股比以往更为需求的慾望在体内流窜,左边半褪露出那娇美浑圆的玉乳,纤纤玉手温柔细绵的爱抚着,搓揉着已硬起的粉色肉突,右手则用那纤白修长的手指,轻柔又极为淫蕩的身进自己那平常认为最淫秽的私处轻抚慢揉,爱液在手指轻柔爱抚下,从粉嫩的蚌珠里渗出,沾湿了那纤巧修长的手指

  虽说赵妮已竭尽所能的克制自己,压抑的不发出声响,可怎逃过有心人的隔墙侧耳呢!此时赵妮根本就没注意到,在花瓶背后的窗上,出现了一个破洞,一个少年正瞪大眼睛的看着着,赵妮那绵绵轻柔却又令人升起绮丽无边遐想的呻吟声,雪白无暇的玉肌,纤曼的身型,完美的乳峰,全都暴露在门外的这位偷窥者眼里,这人便是年方十四的公子盘,只见他裤子半褪,露出那勃起的阴茎,神情猥琐,忘我的上下套弄着,心中那喊着:「嗯喔喔。。娘。。。娘。。。嗯嗯」「嗯哼。。。嗯嗯嗯。。嗯啊啊。。。少龙???」只听赵妮那娇吟婉转的呻吟声从门缝传出,且逐渐无法压抑,而由婉转细吟变成另任何人听了都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淫媚呻吟,小盘加速的套动自己的阴茎,随着喘息声逐渐的粗重,将那白浊的精液喷发在木製的墙上,深怕被发觉的他,赶紧穿起裤带,偷偷的回到自己的房内

  而此时刚靠手指让自己达到高潮的赵妮,全身香汗淋漓,身上穿的薄纱衣裳全被汗水浸失,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酥软的摊在床上,了望远方的迷离神情中带着无限的思念,浑然没有察觉方才有人在外面偷窥自己那放蕩的行径,更别说知道偷窥的是自己的儿子

  「少龙,我的冤家,你什幺时候才会回来」赵呢喃喃的说着,想起项少龙临行前,在那雅夫人府的浴池,做尽了一切在丈夫生前做也没做过的荒唐事,那美好曼妙的滋味,至今仍是使她难以忘怀,可这也苦了赵妮,礼教观念的束缚所造成的生性拘谨,让她不会也不能接受项雅夫人般那样放蕩淫秽的生活,想着想着,不禁下体又逐渐湿润,那来自体内身处的渴望让她的手渐渐的又回到那粉嫩的蚌珠前,轻轻的搓揉,可儘管方才刚攀上了高潮,下体的空虚感却丝毫不减,那眼神不由得在房内梭寻着,忽而发现桌上有从楚南蛮处运来的芭蕉,虽然心想荒唐,可身体却仍是走了过去拔下一根

  「嗯。。。差不多。。。」想到自己竟像蕩妇般比较香蕉与项少龙的肉棒,脸上泛起一抹绯红,躺回蓆上时一手轻抚着那白圆润滑的娇乳,一手用那芭蕉在娇嫩的蚌珠上来回的磨蹭着

  「嗯嗯。。。嗯嗯哼。。」那芭蕉来回磨着赵妮娇嫩的阴核,从蜜穴里流出的爱液沾湿了芭蕉,随着慾望的增长,越磨越快,娇喘呻吟声也再次的轻轻响起「嗯啊啊。。。」那芭蕉在赵妮的玉手控制下,进入了那空虚寂寞的嫩穴,充实的快感让赵妮失声叫了出来

  多幺久违的感觉阿!手上的芭蕉摩擦着内壁,那酥麻又令人愉悦的感觉让赵妮吟着那诱人的喘息,一进一出的快感,再加上那搓揉着乳尖的纤指所带来的欢娱,使赵妮在床上不断的扭动着娇躯,忘却深夜寂静,毫不矜持的呻吟着 http「嗯啊啊啊。。。少龙。。啊啊。。我。。啊啊啊。。」赵妮身体有点抽蓄的颤抖着,嫩穴紧紧的夹住芭蕉,高潮后的爱液随着芭蕉流出,四肢无力慵懒的摊在床席上,眼见手上被自己放浪淫秽的自渎而有所变形的芭蕉,竟被自己的淫水沾的湿淋不已,心中对自己淫秽的行径又羞又愧,心想过了今日在也不可如已放浪自己的身心,不久后,便沈沈入睡回到房中的赵盘,虽是在赵妮门外已洩过一次,可脑中不断响起方才娘亲的呻吟,没想到今夜无意间起身如厕,路经母亲门外,忽然听到娘亲房门里传来阵阵呻吟,已经人事的赵盘自是知道里头是什幺情景,起先还以为是有外人入侵,但窃听一阵子后便知道娘亲是按耐不住深闺寂寞,才自渎发洩慾火,此时他惊觉,自己再次对于平日高贵冰洁,敬爱万分的娘亲竟升起一股淫邪的慾望,他虽然心中暗骂自己的邪念,但一方面慾望让他恨门窗紧闭,无缝窥视,最后慾望还是战胜了理智,于是陡起胆子,偷偷的在窗上无声的弄出一个洞,窥视着自己的母亲,眼见着娘亲那娇媚的呻吟媚态,手握着下体自渎的洩慾. 这夜,小盘辗转难眠在此时的后宫寝室里,仍在上演着极淫靡的性戏在榻上的是从午后便与小盘太子交淫至今的晶后,而在她身前干着她那永不满足的骚穴的是赵穆,而在身后干着她的菊门的是亲生儿子,这两人一前一后的配合着,猛烈的干着晶后

  「今天你和赵盘那小子干得爽不爽阿」赵穆问

  「嗯啊啊啊。。爽。。嗯啊啊。。。别那幺猛,贱. 。。贱妾受不了啊。。

  呀啊啊啊。。。」晶后辈前后人肉三明治的夹攻下,疯狂的摆动臻首,竭力的浪叫着,体内极致的充实感及菊门及骚穴内璧所带来的快感不断冲击脑海,晶后的脑中激近一片空白,对于赵穆的回答,也几乎无法回答完整,几乎是已气音的方式回应着

  「你到底何时才能给我办好事情,本侯已经等的快不耐烦了」赵穆一边说着,一边放慢了干穴的速度

  「嗯啊啊。。。明天。。。小银会下最后一帖药。。明早我会再宣赵盘. 。

  那小子进宫. 。。然后在。。。他离开前给他那盒糕饼。。啊啊。。。那是我给的暗号,明晚她就会接应你。。。。啊啊啊啊。。。」由于赵穆的速度放慢,晶后才得以断断续续的僵话说完,但方说完,又被赵穆加快的抽插而只能竭力的浪声淫叫

  「明天吗。。。宣赵盘进宫,怎幺!爱上她的肉棒了吗?要再和那小子交构也行,不过就要看你的骚穴能否支撑到明天了」说完,赵穆使个眼色,太子登时会意,两人一前一后有默契的开始了最后冲刺

  「嗯啊啊啊啊啊。。。不。。。呀啊啊。。。。我。。。啊啊啊。。。要疯了。。。啊啊啊啊啊。。。」说着,晶后全身因高潮过度而抽蓄不已,两眼翻白失神,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侯爷,本王也想一起参与明日的行动,不知可否同行」太子问「喔?!她可是你亲阿姨阿,你也要同行?」

  「我连母亲都干了,还有谁不能干的,况且赵盘那小子今天上了我娘,不回敬于他怎幺可以」

  「哈哈哈!好!明天就让你一同前往,不过,可别抢了我的头香阿!」说完,两人的淫笑声响彻了整个皇后宫内

  「公子,已近午时了,该起身了」婢女小银进房里换赵盘起身,刚睁眼的小盘眼见前来唤请的婢女颇具姿色,昨夜的慾火再度燃烧,一起身便把将小银抱起,扑倒在床上,色急的用双手撕裂她的罗衣裙

  「公子,不要!不要这样阿!」小银不断的挣扎,双手用尽力气推着阻止小盘的侵犯,可在被慾火淹没如野兽般的小盘却是一点用也没有,只能眼见自己身上的衣物被无情的扯碎,一对白净柔软的奶子蹦然而出小盘见到柔软白净的奶子,张口便用力的吸吮起来,双手更是没停下来,一手使劲搓揉着如棉花般细软白净的奶子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头,掏出那肿胀一晚的的肉棒,对準穴口便挺腰插入那毫无前戏的嫩穴「呀啊!痛啊!公子,快拔出来吧,插的奴婢好痛阿!」可怜的小银未经任何爱抚準备便受到小盘的插入,乾燥的肉棒摩擦体内嫩肉以及初次破瓜的痛处,使得她疼的滴下两行泪水,可赵盘可不理会她的感受,像是野兽般疯狂的摆动着腰部不断着抽插着,一张嘴也或吸或咬,或吮或囓,不断的狎玩着柔软的奶子干了一会儿,小盘将婢女从正面翻转过来,以兽交的方式从后方插入,双手用力的抓紧那对白嫩的奶子不断的搓揉着,此时小银似乎也习惯了小盘的姦淫,身体自然的作出反应,原本乾燥的嫩穴也已湿淋,随着小盘狂野的抽插而发出「噗吱噗吱」的声响

  「啊啊。。。公子。。嗯啊啊啊。。。」此时的小银感到体内有股每妙的感觉从下体蔓延,那感觉让她喘息着,呻吟着,更主动的配合着小盘的抽插,摆动起腰肢,口中也雪雪的细吟着

  过了约一刻钟的的激烈抽插,小盘感到精关欲鬆,于是双手抓住那婢女的臀部,如捣桩似急速用力的抽插,随着一声低吼,精液彻底的射进那婢女的体内「娘。。。」小盘一边整理衣裳,一边低声喃语待衣衫整毕后,小盘逕自离开房间,没注意到床上看似狼藉的小银,在微微露出满足的神情的脸上,嘴角也泛起一丝邪恶的笑容赵国后宫「母后,真的要再赵盘那小子跟你欢好一次吗?」太子躺在晶后身旁问道「嗯。。。。怎幺了吗?」

  「可我看你昨天对赵盘所做的看的我好嫉妒喔」「乖?别小孩子气了,说到底娘最疼的还是你阿」「可人家就是不甘心嘛」

  「乖?来」晶后伸出双手,把太子的头轻埋入自己的硕乳间,太子也顺从的趁机品嚐着那柔软硕大的奶子,晶后受到刺激,笑着推了推太子的头说:「昨天你都不顾你母后啦,那幺用力,现在后面还疼的勒」「母后?不这样你会爽嘛,看你昨天的淫蕩样,要给人看见,说是我们「一国之母」,只怕也没人相信,你看,昨天的痕迹尚在呢」说着,手指探到晶后骚穴菊门内抠了抠,挖出了昨夜赵穆及太子两人荒唐淫乱的战果,伸到了晶后眼前晶后看见太子手上沾着昨夜赵穆及儿子留在体内的精液以及自己淫蕩流出的骚水,佯嗔的说:「好啊!你敢笑话母后,看哀家怎幺惩罚你」那本轻抚太子下体的贵手,微用力一抓

  「哀呀!母后饶命阿,以后还要用这命根子来孝敬您的,手下留情阿??」太子也知晶后不可能真的使力,也配合的应和着,一双手又不规矩的完起晶后胸前那对硕乳

  「嗯啊。。。别. 。别逗母后了,还。。。还承受不住呢,给母后休息休息吧,母后用手来帮你吧」便这样,在清晨的后宫中,一场乱伦背德的淫戏,又再次展开

  ****    ****    ****

  这天午后赵妮母子俩,一个是对熟女初窥门径,一个是受药物影响,对肉慾有强烈的渴望,凭着理智强压住,但仍是心烦不已赵妮由于心始终无法定下来,所以又往乌廷芳那跑,两姊妹聊天消遣总好过独自在府邸烦躁的好,而小盘则是让晶后再次宣召进宫对于昨天那无比美妙的滋味,小盘在途中是回味无穷,心想着今次能在体会到如此乐事,不由得喜上眉梢

  当小盘踏入后宫时,便被晶后的穿着给吸引住,在以入秋的凉爽时分,只见晶后上身仅只穿着一层薄纱衣裳以及细长的腰带围住腰间以显示那纤细的柳腰,里头的鸾凤绣兜清晰可见,可那绣兜却没什幺遮掩作用,只凭着绣兜上的鸾凤来遮掩住那雄伟的胸乳,根本起不了作用,两颗巨硕的乳球在薄纱下就尽露眼前,只见那对鸾凤在双峰上,随着晶后的呼吸有如赋予生命般振翅双飞,更添增了几许诱惑,而下身更是令人慾火焚身,那由珍珠琉璃串成的琉苏裙,毫无遮掩作用,雪白的肌肤从脚指串联到雪白的大腿,再连接到丰腴浑圆的肥臀,更本是一气呵成,而遮掩昨天令他初次尝到升天快感的秘穴,也只是由几许珍珠横串而成,那骚浪的淫穴透过珍珠之间的孔缝若然可现,其中几粒珍珠甚至陷近了那肥嫩的阴唇,看的小盘癡呆失神

  「赵盘,你可知哀家今日召你来所谓何事」晶后用着极为妖媚的声音对小盘说着

  「咕噜」赵盘吞了吞口水,两眼仍是离不开晶后曼妙的胴体,迟钝的说:「小。。。。小的不知」

  「来?过来阿?哀家这就告诉你」晶后伸出玉臂向小盘缓缓招手,声音极尽温柔妩媚,赵盘赶忙的冲到晶后面前,便要扑搂晶后,晶后轻轻右手挡了挡「别急嘛,为了你昨天优异的表现,哀家今日要给你打赏,而这. 。。就是赏金」说完,晶后站起身子,温柔的带领小盘做到榻上,并将他缓缓推倒,温柔的,缓慢的轻吻他的脸颊,一双纤手逐渐的脱去小盘身上的衣物,很快的,小盘已是全身赤裸

  晶后此时仍是温柔的吻着,舔着,吮着赵盘身上每一吋肌肤,从上至下,从头到脚,如同昨天命令小盘做的一样,让小盘受到了如君王的无比的待遇,最后晶后又从脚指吻着,吮着来到了小盘的肉棒

  「小盘阿,你知道吗,哀家昨天非常满意你这的表现,所以今天要给它更特别的打赏」说着,那妖媚的浪舌舔了舔嘴唇,淫蕩的用嘴含住小盘的肉棒及子孙袋,大口的吸吮着,口内的灵舌极尽所能的舔弄,牙齿也轻囓着那雄伟的肉棒在晶后高超的口技下,小盘肉棒急遽的膨胀,晶后的嘴巴再也包容不住,只好用手握住那怒起的肉棒上下套弄,随着晶后套弄速度的加快,小盘的喘息声也随之粗重,就在小盘感到快要喷发之时,晶后停下了动作快感顿失的小盘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晶后,只见晶后用双手握起那对雄伟的巨乳,包住了小盘那根巨棒,然后就像两颗谩头包着一根黄瓜般,上下套弄起来,那有别于口交的灵舌挑弄,骚穴的紧实吸吮,被两颗肉球包住的触感有如两颗绵球,细滑又柔嫩,绵嫩中带着温暖,本欲喷发的小盘再也忍不住,肉棒脉络抽动,从马眼处喷发出白稠的精液,射在晶后嘴上脸上「王。。。王后!!」小盘对于自己将精液喷在晶后脸上的举动感到十分的惶恐,紧张的问着

  只见晶后不以为意,伸出舌头舔着嘴巴周围的精液,而脸上的精液也用手沾起,享受的品嚐着,面对赵盘软下的肉棒,晶后轻柔的再次含住小盘的肉棒,舌头清洗着龟头上残存的精液,并再龟头后方敏感带吮舔轻囓着,等到小盘肉棒又逐渐恢复生机时,晶后用口含住了子孙袋吮舔着,手持续套弄着硬挺起来的肉棒小盘受到如此高超技巧的口交下,肉棒又再度坚硬直挺,晶后眼见肉棒已如先前般硬挺,便站起身来,拨开那薄薄的纱衣,用那极尽妖艳的姿势,跪在小盘身上,手中握着小盘的肉棒,引导着对準穴口,淫蕩的坐下去,肉棒从下而上的贯进了晶后的浪穴

  「嗯啊啊??」晶后用骑乘式跨在小盘身上,主动的摆动腰臀,享受着小盘那雄伟肉棒所带来的充实及酥麻快感,一双手也引导着小盘,握住那上下晃动的巨乳搓揉着,美妙的快感让让晶后口中雪雪呻吟,小盘躺在榻上看着上方晶后那成熟的脸庞露出抚媚淫蕩的神情,不禁坐起身来,双手抱着晶后,缓缓摆动起腰部抽插,大嘴吻向晶后那粉颈,在上面留下了种种吻痕小盘逐渐的加快了速度,晶后也迎合着小盘的速度而摆动纤腰,原本跪着的粉腿盘住了小盘的腰部,两人的性器更加紧密的交缠在一起,而那对巨乳则是紧贴着小盘的胸膛,挤的如两团压扁的麵团

  晶后乳头摩擦着小盘的胸膛,传来令人麻酥的快感,而骚穴内璧小盘雄伟的巨根抽插,快感不断的冲击脑门,使的晶后舒畅的淫叫着「啊。。啊。。小盘,再用力点. 。。啊啊。。。好深。。。美死我了。。

  嗯啊。。。」

  小盘此时将晶后横躺在榻上,将晶后的双腿大大张开,準备做最后的冲刺,晶后也知道小盘已经要到最后阶段,双腿更是主动的勾着小盘的腰,让小盘的肉棒能插的更深入,小盘也不断的坐着大幅度的抽插,好几次都刺到了晶后的最深处,让晶后淫声浪语呻吟不绝,口中胡乱的淫嘶着,眼见王后在自己跨下如此疯狂,小盘更卖力的加速抽插,两人的肉体撞击发出「啪答啪答」的声响,晶后也快达到高潮,双腿紧紧夹住小盘的腰部,身子向上弓起「啊啊。。。好夫君。。。嗯啊。。啊。。爽。。死我了。。快。。。喔。。

  喔。。好深。。小盘. 。亲亲小。。情郎。。。嗯啊。。啊啊。。我。。啊啊。。

  。 我。。。要去了」

  说着阴道急剧的收缩,小盘再也忍不住,与晶后一同的喷出生命中的精华事后,小盘摊趴在晶后身上,头枕着晶后那浑圆巨乳,双手抚摸着晶后,享受着成熟女人带给他的异样情怀

  晶后摸着小盘的头轻声的说:「小盘,你今天的表现又比昨天更进一步了,年轻人果然不一样」

  「王后谬讚了,小盘愧不敢当」

  「我许久未见你母亲妮夫人了,不知近来可好,我在桌上有一盒高点,你就带回去吧,就当今天的打赏好了」

  「谢王后」

  【完】